可怕的无主之才

 

报载,前些日子在某航空公司航班上,上演了一出“高素质”对骂的闹剧。说的是航班登机时,前面某女妨碍了后面某女的母亲,后面某女便讥讽前面某女“没素质”。前面某女听后反唇相讥:“你有素质,会说日语吗?”继而用日语相骂。孰料后面那位亦是极有“素质”的,竟也能用流利日语回击。前面的见日语难对方不倒,遂改用法语,后又将法语改作英语,但对方仍能随机应变,一一奉陪。机上乘务人员实在看不下眼,便多方相劝,方才止住对骂。 本人农村出身,对于山野村妇之骂街与掐架是颇有经历的。在老家,女人们吵架,大致与男人一样,首先必定是要“日”对方上辈女人的,因为她们除了用此法显示自己的“毒辣”别无它法。但这“毒辣”很快便会被对方抓住破绽:“你是想,可有那家什吗?”对方自有应对之策:“我没有家什,可以用棍子捅!”一来二往,待到怒不可遏,便开始厮打。经过一番激战,轻者披头散发、浑身泥土,重者头破血流、伤筋动骨。

然而,像这等高“素质”掐架,我还是头一遭听说。说是高素质,一是因为掐架双方绝非山野村妇之辈,因为在目前的中国,村妇们大多还在为温饱而奔忙,尚没有攒够享受飞机旅行的盘缠。二是因为掐架的二人都能流利运用4国语言辱骂对方,这一点,不用说是山野村妇,即便粗通外国语言的知识分子,要想在自己所掌握的贫乏语汇里找个“日”他祖宗之类的词儿,也是件极不容易的事情。三是掐架的内容,虽因其污秽媒体难以启齿,即使周边旅客也极难有人听得懂她们说些什么。但我想,如此高“素质”之掐架,一定不会出现“用棍子捅”之类的低级语言的。四是关于二人的装束,虽然媒体没有描述,但一定也是极体面的,决不会是村妇们的“勉腰”裤和“对襟”袄之类。

虽然“素质”高,但掐架就是掐架,终究成不了雷锋的助人为乐,也不是袁隆平的科学研究。让人纳闷的是,两位如此高知、体面的女人,怎么会干出与山野村妇一样的骂街勾当呢?

这让我想起了那句话,“德为才之主,才为德之奴”。论素质,两位堪称才女,肚子里的知识自不待言。因为,偌大个中国,能流利地运用4国语言的可说是凤毛麟角,像我等连中国话都说不利落的倒是大有人在。然而,有才无德,这才便没有了主子,便有可能成为作恶的器械,且才气越大,恶果亦越大。就像这种极有可能创造基尼斯纪录的4国语言的骂街勾当,便是没有文化的村妇们难望其项背的。

公平的说,我们对于掐架双方的人品素质并没有全面了解,妄言她们一定是恶人亦太主观。但从二人在飞机上的种种表现,我们起码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,她们在道德品质的某些方面,的确存在着许多需要修养的地方。

其实,这场掐架给我们的启示,重要的不是当事人的有德与无德,而是它让我们看到了当今社会“无主之才”的普遍存在和极端危害性。才与德的关系是极其复杂的。德才兼备虽是修养的最佳境界,但有德无才或有才无德、才高德寡或才寡德高也是社会生态的客观存在。特别是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,人们的传统价值观念、道德意识受到冲击,出现了普遍的信仰危机、信仰无序的道德滑坡,从而造就了更多更好的有才无德之辈。如果有德无才之人是废品,这越来越多的有才无德之人便是危险品,他们对社会甚至对自己,造成的危害比前者更具破坏性。

近来被社会诟病不已的“学术腐败”,便是例证:从北大教授的剽窃到中科院行贿的丑闻,从文凭上的权钱交易到学术成果的恣意伪造,对社会造成的伤害比那些杀人放火的刑事犯罪要严重得多。而这些事情,是那些杀人放火的草寇们连想都不敢想的,只有具备专业知识的“圈内人”才做得来。

这就像阿q,他根本就分不清《论语》与《大学》哪个对自己个儿更有用,他便从来不曾偷书,更不用“读书人窃书不为偷”来掩饰。而孔已己不仅知道应该偷哪本书,而且又有作为先生的方便,所以便“顺手牵羊”地偷了。虽然常用那自欺人的道理做掩饰,却终究免不了断腿的下场。

本站所提供的“可怕的无主之才.doc”资料仅供用户学习参考,下载24小时后请自行删除。


TOP最近更新内容

    可怕的网络文化
    文科理科之选择
  • 上一篇:可怕的是“打点”后能“如愿以偿”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