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志,你不过幸运一点罢了

 

没有想到,笔者小文《“成份”的记忆》居然引发了杨景水同志(本欲尊称你为“先生”,但揣想你可能更喜欢“同志”这一称谓)“把局部现象视为普遍存在的现象”、“以讹传讹”的担忧(7月3日《杂文报》第7版《也谈对“成份”的记忆》)。

笔者关于“成份”的一些记忆,侧重点放在“文革”时期。如果我们不是刻意回避那段历史的话,那么,就应该想得起其时的“血统论”、“唯成份论”这种“极左”思潮在中国大地上是泛滥成灾而并非“局部现象”。不是么?且看那个《公安六条》列出不准参加“文革”的21种人中,就包括了地富反坏右分子和在旧社会当过保长、连长、警长、宪兵、特务的人员及其子女。在后来的“清理阶级队伍”运动中,也往往简单地以“成份”划线来区分“谁是我们的敌人,谁是我们的朋友”。“有成份论,不唯成份论,重在政治表现”固然是政策,但在“文革”这个特定环境中,似乎宁“左”勿“右”才更能显示某个人具有坚定的革命立场和鲜明的阶级爱憎。曾记否,受“血统论”、“唯成份论”这种“极左”思潮的影响,当时多少无辜群众被划入“另册”、经受冲击甚至惨遭迫害?因为那个该死的“家庭成份”,导致多少家庭失和、夫妻反目、兄弟结怨、姐妹为仇?当然,其间也不乏为了证明自己“和家庭划清了界限”而“反戈一击”甚至走向极端者。杨同志你说你在多年的工作中并未因“家庭成份”受任何影响,即使在“文革”中被造反派批斗也与“家庭成份”无关。其实,杨同志你不过是比其他人幸运一点罢了。而你的这点“幸运”才是真正的“局部现象”,大概不能把这种“局部现象视为普遍存在的现象”吧?

虽然“文革”作为政治运动已经被否定,但其对人们的负面影响很难说就彻底肃清了。我们今天对那个荒唐年月发生的荒唐之事进行反思,正是为了“如今的年轻人”不致对“文革”之事“人云亦云”、“以讹传讹”。

本站所提供的“同志,你不过幸运一点罢了.doc”资料仅供用户学习参考,下载24小时后请自行删除。


TOP最近更新内容

    浙江省电焊工初级压力管道焊接考试试题
    欣赏材料作文
  • 上一篇:同性恋是怎样炼成的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